成熟市场被逼拱手相让浙商叶吕顺身患绝症身陷绝境
http://www.bj6669.com   来源:华中网    2018-11-17 08:21:44   

  政府主导“政治工程”开路
  政府主导强迫“委托经营”
  政府诱导谋划企业“破产”
  成熟市场被逼拱手相让浙商叶吕顺身患绝症身陷绝境
  实名发帖人:叶吕顺   身份证:332601195709121812
  叶吕顺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11111111111111.jpg


  我叫叶吕顺,是无数普通朴实、勤奋踏实、守法经营的浙商中的一员。18年前,我来到常州,投资七千万元,创立了常州路桥中国日用品商城有限公司,将一个烂尾楼打造成了常州市规模最大的小商品市场——路桥中国日用品商城常州市场,安置了当地数千下岗工人。18年后的今天,在我花甲之年,因为出于对党和政府的干部的信任,我在由常州市天宁区政府和区长宋建伟负责并推行的“政治工程”中,一步步掉入涉嫌官商合谋、不良律师参与的所谓“产权转让”、“股份转让”的陷阱;被逼接受政府指定,将市场委托给他人经营;被官商合谋“破产”。我历时18年不分日夜苦心经营、投资数亿元的成熟市场,在我公司和浙江万鑫装饰公司为天宁区政府和区长宋建伟主导的“政治工程”投入三亿多元完成改建,在年固定租金收益就增长十多倍后,却被政府诱骗当地企业申请我公司破产,上亿元的成熟市场被人空手套取,坐收数亿元渔利,而我在花甲之年身负巨额债务,身患癌症而无钱治疗,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几天,看到电视、报纸上大力宣传要为民营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司法部长强调司法行政机关要为民营企业发展提供坚实法治保障,即使对民企经营中一般违法行为也要本着有利于民营企业发展的原则,以教育为主。各级法院连续开会,确立对涉民营企业案件要少抓慎抓。最高法院表示要平反一批民营企业的冤假错案。我感慨万千,现将我的情况反映如下。
  区政府和区长插手“产权交易”
  2000年8月,我投资7千万元,向常州中房实业有限公司租下了位于常州市中心的著名“烂尾楼”——嘉乐广场1-4层约4.1万平米的房屋,开办路桥中国日用品商城常州市场,租期18年,当时正值纺织行业限产压锭,我开办的这一市场当年就安置了两千多下岗的纺织工人,为下岗工人家庭背后的万余人提供了生活保障。十八年来,我带领下岗工人摸爬滚打,日日夜夜扑在市场,一年的365天,我从每个春节的大年初一一大早迎接新年市场的第一个顾客、给经营户拜年,到除夕年三十和员工一起聚餐,感谢员工的齐心协力,几乎每一天都在市场,十八个春节,没有一个春节回过家。经过这样的数年经营,现在的路桥市场成为常州市经营户最多、客流量最大、年交易额最高(30亿元以上)的小商品市场,拥有近3000户经营户,市场规模连续数年居常州市十大市场之首。昔日的下岗工人中,诞生了一个又一个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在常州买了房买了车。常州市民习惯称为“路桥市场”。
  所有的一切,因为一个“政治工程”发生了逆转。
  从2000年至2013年,其间国有企业中房公司虽经改制,由
  国有企业变成了由许小初、陶玉芳控制的私营企业,但作为“租客”的我与作为“房东”的中房公司大体相安无事,一个经营市场获利,一个收取房租牟利。
  2013年4月22日,因路桥市场已不符合国家现行消防安全标准,天宁区政府要求对路桥市场进行综合整治,完善消防设施。整个整治工程至少需投入上亿资金。
  但作为房东的中房公司虽然收了房租,却无意出资改造。而与我而言:一是市场经营期限已只有5年,二是中房公司既然收了路桥市场的租金,消防整治无疑是房东——中房公司的责任。而在天宁区政府最早向常州市发改委报送的《关于常州路桥市场改造建设工程核准的请示》中,也确实明确整治工程由常州中房实业有限公司进行。
  事情因为产权转让发生了变化。
  中房公司因不愿出资改造,向我提出:愿将嘉乐广场1-4层的产权作价5.5亿元转让给路桥公司,而转让的条件是由路桥公司出资负责实施消防整治。
  中房公司和路桥公司产权转让的协议尚未正式签订,也未实际履行,天宁区政府却急于让我出资改造市场。2013年6月6日和7月2日,在常州市政府两次召开的路桥市场整治方案论证专题会议上。天宁区政府“先行一步”,将综合整治工程的责任主体由“中房公司”变更明确为“路桥市场”。并在路桥公司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于2013年7月8日在《常州日报》刊登“路
  桥市场8月开始停业整改”的消息,猝不及防的路桥市场经营户在当天涌向街头,到天宁区政府上访。
  当天下午,天宁区区长宋建伟(现天宁区区委书记)带领区公安、商务、工商、消防等部门领导与路桥市场经营户代表面对面沟通,向经营户承诺消防改造升级工程年底前完工,路桥市场保证在2014年元旦开业。并要求我在整治期间,出资租赁其它商场,供经营户在市场改造期间继续经营,而路桥市场的租期也顺延半年,由2018年年底调整为2019年6月30日。同时在未与我事先协商、告知的情况下,做出整改后“楼层不变、租金不变、摊位面积不减”的三不承诺。因此,我又被动承担消防通道拓宽2倍甚至3倍以上面积的铺位回购费用。
  2013年8月16日,中标路桥市场消防整治工程的浙江万鑫装饰工程公司和江苏宏昌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进驻路桥市场,开始工程施工。
  与此同时,天宁区政府也成立了100余人组成的“路桥市场综合整治专项工作领导小组”,负责路桥市场 “停业整改”。领导小组以政府已向经营户承诺为由,天天催着我和万鑫公司加快工程进度,而我与中房公司的“产权转让谈判”进行的却并不顺利。一方面,我迫于政府压力投入资金进行消防改造,另一方面,在嘉乐广场还未过户到路桥公司名下时,就由自己这个“租客”投资数亿改建,我的心里也没底。再加上工程改建和收购嘉乐广场需要我在几个月内筹集八九亿资金,也确实有难度。实事求是的说,在我支付了一亿定金、商场租金和路桥市场的综合整治工程的部分工程款后,资金链出现紧张,后期出现了工程款不能按约定进度支付。工程进度由此延宕。
  正当天宁区政府为路桥市场元旦如期开业心急火燎时,许小初夫妇于2013年11月16日,以中房公司及亚邦公司名义向区政府提交报告,说我“实际无最基本的资金承付能力来受让该资产”。并暗示区政府:可能将由此影响路桥市场工程进度,元旦不能如期开业。
  但仅仅三天后,由天宁区区长宋建伟主持,由区政府作为见证方,陶玉芳等人却神奇地与他们认定“无最基本的资金承付能力”的我签订了转让嘉乐广场股权的《备忘录》。
  二、由政府见证的《备忘录》涉嫌合同欺诈
  由天宁区政府作为见证方盖章,区长宋建伟签字的这份《备忘录》,约定中房公司将嘉乐广场股权转让给我和路桥公司,转让总价为5.5亿元。当时我提出,一下子凑齐这么多资金有困难,区政府和中房公司由此在《备忘录》中明确写出,我需要交纳的1亿元定金及余下的4.5亿元转让款,由中房公司或其关联公司为我提供抵押担保,我再提供反担保,让我获得金融机构贷款的方式筹集。而天宁区政府在见证方上盖上政府大印,不但作为见证,还将“公平公正严格”地按照备忘录约定,监督各方执行。区长宋建伟并亲自签名。
  这份《备忘录》,约定如股权转让不能完成,需承担如下违约责任:我交纳的一亿元定金归陶玉芳所有;对按照消防要求投资改造改建形成的装修设施、增建房屋,全部无偿归中房公司所有。而对若由于许小初夫妇和中房公司原因无法完成股权转让的违约责任,则无任何条款涉及。
  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我对“产权转让”、“股权转让”等一字之差的“产”与“股”法律上的区别一无所知。我一是出于对天宁区政府的信任,坚信“政府”和“区长”不会坑人。其次是我聘请的律师沈某(同时担任许小初夫妇亚邦公司法律顾问)告诉我,之所以将嘉乐广场产权转让改为股权转让,是为了避税。也正因为觉得有政府、区长、律师在见证、在把关,我连最基本的对嘉乐广场有无抵押抵债的情况也未做任何调查,就在《备忘录》上签上了姓名。
  这个最终导致我“被破产”的“股权转让备忘录”,我直至后续被“稀里糊涂”破产时才得知:我要受让的嘉乐广场,早已被中房公司抵押办理了6亿贷款,且已处最高极限。中房公司在为偿还贷款解除抵押前,不但无法为我受让“股权”向银行抵押融资,更无法办理产权过户手续。
  这一些,区政府、区长、律师无一人告诉我。而我还蒙在鼓里的,是我在时隔四年之后才得知,为我法律把关的“律师”沈某,竟同时也是股权出让方之一——许小初任法人的亚邦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
  天宁区政府和区长宋建伟在以《备忘录》见证方的形式让我对买下嘉乐广场放心的同时,又为担心工程款的浙江万鑫等施工企业送上“定心丸”。在由区政府召开“路桥市场改造工程动员大会”上,区长宋建伟亲自作动员报告并特地强调:“这不仅仅是市场改造工程,而且是天宁区政府的工程,是关系社会稳定的政治工程,涉及到经济利益需要签证的先做后签,拿不到钱由政府做主,大家要充分认识,一切为了元旦开业!”
  政府和区长见证,动员大会的公开承诺,让我和浙江万鑫彻底放下了担心。万鑫公司加班加点,从民间高利借款一亿多元,在2014年元旦前如期完成路桥市场综合整治工程。我也东拼西凑的缴纳了一亿定金,加上改造期间为经营户租赁的商场支付租金、改造后商铺面积减少给经营户的补偿等,短短三四个月也支付了数亿元资金。
  2014年元旦,路桥市场如期开业,在嘉奖大会上,路桥公司和浙江万鑫公司还受到了天宁区政府的隆重表彰。
  但是,噩梦开始了。
  政府的“资本运作”诱饵和无意申请破产的“破产申请人”
  浙江万鑫公司承担的路桥市场装修工程经验收合格,审定金额为11700万元。但除了在2014年1月底前共收到工程款5305万元外,剩余6425万元,万鑫公司历时四年,至今分文未得。
  而我之所以无法付清工程款,是因为我在投入数亿之后,尽管已经缴纳了一亿元定金,也完成了市场综合改造工程,却并没有等来期待中的中房公司用关联资产为我办理抵押贷款融资。有一次,当我向区长宋建伟就此询问融资时,宋建伟还拍着我的肩膀说:老叶,资金的事情你不要担心,等市场改造完工了,我给你找几个精英,帮你发行市场内部债券。当时在场的还有区商务局、区府办的领导。区府办的副主任还对我说:老叶,宋区长这样帮你,这是资本运作,你摊上一本万利的好事了。
  我文化程度不高,对资本运作、债券什么的一无所知,区长说的好事肯定不会骗我。我万万没有想到:好事没有等来,我反而被迫将市场委托给天宁区政府指定的凯美公司经营,并被当初参与路桥市场援建的常州二建公司向法院提出申请破产。
  当时为了加快工程进度,区政府在2013年11月指定常州二建公司李然民项目部参与援建。在路桥市场改造完工后,相邻的小河沿菜市场本应在改造过程中让我一起改造的,因政府之前指定另一单位改造,不知个中玄妙,在路桥市场改造完工后,小河沿菜市场改造未果,区政府又动员我为政府分担责任,让我改造。由于我资金紧张,宋建伟又说为我向江南银行借款2000万,结果落空了。后原中房公司董事长出面向常州二建借贷人民币500万元,由项目经理李然民担保,作为启动资金。这本来用于小河沿改造项目的资金,以我的名义借来后,当天仅从我的帐上过一下,即被划入九龙贷款公司,用以归还由去年区政府介绍的小额贷款公司到期债务,致使小河沿菜场的改造项目搁浅。根据常州二建公司项目部经理李然民提供按手印的亲述书面材料裁明:2015年年初,天宁区政府的法律顾问单位——某律师事务所主任在他和常州二建公司都从未委托的情况下,突然多次主动联系他,表示“政府知道你的(指李然民)情况,但现在很难解决,只能让路桥公司破产才能得到解决。你的债权比较清晰,又是常州地方企业,希望帮助政府走路桥破产程序。向法院申请路桥公司破产,这样,你(李然民)援建路桥市场的200多万工程款和担保的500万借款可以特事特办,优先偿还。”李然民按照程序向公司领导汇报,领导答复:“公司自1953年成立以来,从未打过别人破产的官司。”但几天后市区领导做了思想工作,公司领导态度发生转变,让李然民“自己看着办,当心。”“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拿到工程款,还债,所以就在吴律师早就准备好的材料上签字了,整个内容我只字未看,律师也没有读给我听,在场的还有时任路桥改造工程的负责人杨树初。”李然民在材料中表示。让他去律师事务所签了字。他作为破产申请人代表,至今不知道什么时候办的委托手续,有无交过律师费,也不知向哪家法院提出申请。在申请破产后,此事就与他没有了关系。其后三年他从未和律师、破产组、法院接触过,也从未向任何人了解过情况,谈过话。从未请过人或委托过人代为破产申诉,也从未向法院提交过破产申请,所有的行为都是政府所为。
  而与此同时,我发现,作为路桥公司申请破产的债务重要凭据,常州二建公司作为证据递交的援建协议,我不但未见过,也未签字。从路桥市场开办以来,路桥公司所有协议除了公章,我都要亲自签字,而这份援建协议虽然盖了路桥市场的章,但代表公司签字的,却是我当初聘请的一位副总。而更让人觉得蹊跷的,二建公司李然民项目部仅作为劳务支持江苏宏昌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材料仍由宏昌公司供应。该扩建的土建工程的承包人是宏昌公司,其发包人是中房公司,而非路桥公司;且工程早已竣工,但该协议书签订时间却为竣工7个月之后的2014年7月4日。而作为援建子项目的工程造价审计的出具时间,居然早于总承包方的工程总造价审计时间。而与此同时,二建公司提出申请路桥公司破产的日期是2015年6月15日,而此时,距离由区政府盖章、区长宋建伟签字“见证”的我支付股份转让款余额4.5亿约定最后期限——2015年9月30日也还有3个多月,也就是说,以进入破产裁定杜绝我履约的任何可能性,要确保我无法履约,构成违约,这样,就可以按照天宁区政府盖章、区长宋建伟签字“见证”的《备忘录》、《协议书》约定,让陶玉芳等人没收我缴纳的一亿元定金,让我投入的数亿元资金让他人坐收渔利。同时,路桥公司一旦破产,则万鑫公司垫资装修的物品、设施、设备通过虚假破产程序归邦业公司所有,并彻底消灭万鑫公司被拖欠的64148992.92元巨额工程款。
  被逼将市场委托给政府指定的商人经营
  在路桥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用15年时间将一个烂尾楼建成常州最大小商品市场的我急火攻心,患癌症住院。在此期间,我曾经向天宁区政府和区长宋建伟泣求,请他看在我辛苦经营十多年的份上,且毕竟投入了数亿资金,这些资金不少都是向亲朋好友借来的,更何况投入的本来就是政府要求的“政治工程”,请区政府如同当初热心“见证”一样,为我做下许小初夫妇俩工作,由我再续租几年,把欠账还掉后,自己的投入可以都不要了。 病中的我没有想到,我等来的却是区政府找来的凯美公司,要求我签字将路桥市场委托给凯美公司经营。他们先是承诺让张大平(凯美公司)拿出1.5亿-2亿来支付我投入路桥市场改造的费用,我讲先拿出钱给我,不拿钱光口头说我不同意,此计未成,凯美公司就多次在经商户代表协商会会议上放风,说只要我叶吕顺签订委托经营协议,凯美公司就拿出资金来支付我向部分商户因股权转让和消防改造形成的借款,并足额支付因改造后面积减少的商会摊位的回购款,还会支付商户电表押金款,装修工程款以及我公司投入的电梯,空调等设备款。不明真相的部分商户信以为真。
  我永远也忘不了2015年12月25日这一天,还在病床上插着饲管的我,被通知来到了市场会议室,在维持秩序的警察在场的情况下,凯美公司拿出事先拟好的委托经营协议书,甚至都懒得和我协商,只对一些为市场改造借钱给我的经营户说:“只要老叶签字同意委托经营,他借你们的钱我明天就付。”实际上,市场的收入主要是租金,没有政府要求的“政治工程”,我就无须投入三亿元并因此向经营户借钱,而即使在投入之后,只要市场继续由我经营,租金和管理费的现金收入就足以还清经营户的债务。难道凯美公司经营就有能力还钱,作为市场的创办者、所有者、成功的经营者,我反而无法经营?但在凯美公司张大平的鼓动下,从当天下午四点至次日凌晨两点多,这些不明真相的“债权人”将我团团围住,有人给我递水也被他们泼到地上,不签订委托经营协议就不准我离开。直到凌晨两点多,身心崩溃的我最终不得不含泪签字,同意路桥市场委托给凯美公司经营。期间,有一位经营户看不下去,在现场对我说:老叶,你千万不能签这个字。当即就遭到在场的警察训斥,并被带离。
  不合程序、贱卖资产的“破产”
  凯美公司接手经营后,他们就正式开始操纵法院开始启动破产程序。法院指定的破产管理人全面接管路桥公司,病中的我被切断了和我一手创办的路桥公司、路桥市场的所有联系。我向法院提出破产异议书,自始至终不予回复,破产管理人也没来我公司审计我财务账目,未举行听政会,强制对我破产。
  2018年7月14日,路桥公司破产管理然召开了第二次债权人会议,法院没有从有表决权的债权人中指定债权人会议主席,更没有债权人主席来主持债权人会议;管理人没有尽责调查债务人的财务状况;管理人没有及时拟订破产财产变价方案,提交债权人会议讨论,剥夺了债权人的讨论发言权;变价出售破产财产也没有通过先拍卖,然后再变卖的程序。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整个破产过程中,始终不让债权人行使法律规定的“核查债权”权利,万鑫公司向天宁区法院提出异议申请也如石沉大海;管理人还不顾路桥公司及我与万鑫公司分别于2014年1月28日,2015年2月7日和2015年5月9日写下的《付款承诺书》,承诺如不能按约支付工程款,则所装修的材料、设施和设备的所有权仍由本人保留并有权取回的约定,将万鑫公司价值一亿多的装修工程设施设备和投入先打六折、再打三折、再打二折,仅仅作价两千五百多万元,补偿数百万元。全部由由中房公司受让。
  与此同时,还将许小初、陶玉芳返还路桥公司及我为转让房产支付的1亿元款项,将属于我的一亿资金汇至政府指定的银行账户,并由政府与路桥市场的委托经营管理人凯美公司暗箱操作,由凯美公司向相关经营户支付,违法抵消债权人享有的1亿元债权。也就是说,凯美公司当初和经营户说的只要我签字委托经营,他们就会向经营户支付我借的钱,其实还是用我的钱还我的债。而在对路桥公司委托凯美公司经营期间的收益未做任何评估的同时,又将凯美公司占有、本就属于路桥公司的一亿元财产计做收购路桥公司的亿元债权,予以抵消。
  在这样一个“政治工程”中,在这样一个官商合力做成的“局”里,诞生了一个荒唐的“破产案”——
  1:破产申请人无意申请破产的破产案。
  2:依然红火经营有固定收益的破产案,路桥公司破产了,但公司的主要资产——被破产的路桥市场却依然还在经营。而且租金比破产前整整提高了十多倍。
  3:因为“政治工程”而破产的破产案——被破产的路桥公司之所以身负巨债,在破产资产管理人的报告中,也不得不承认源于我在受让嘉乐广场股权转让中的违约和对市场的投入改造。而这些所有的促成者、见证者、监督执行者,无一例外的来自于天宁区政府和区长宋建伟。
  而这一荒唐的破产,是守法经营的企业的噩梦。
  我:在常州经营十八年,每年的大年初一都坚持站在市场门口迎接第一位客人,给经营户拜年发红包的外地客商,十八年心血打造出的常州市最大的市场落入他人之手,所有财富被洗劫一空,还自己赔上了一亿现金和投入三亿改造改建的资产,并因此身患绝症背负巨债。而与此同时,即使是我被逼的委托经营,委托凯美公司经营的期限也是到2019年6月30日为止,委托经营期间的收益业务艺术与路桥公司的收入和资产,而在整个破产过程中,这部分资产完全没有审计并列入路桥公司财产。
  浙江万鑫公司:国家一级总承包资质建筑企业,为“政治工程”垫资的六千多万元工程款、材料款无法追回,未移交的由政府指定评估机构评估价值依然高达一亿一千多万的装饰装修资产被作价2000多万元。7000多万的债务,依照11%清偿率,仅能收回700多万。
  中房公司和凯美公司:不花一分钱,隐瞒房产已抵押无处置权无抵押担保权的违法事实无人追究;未转让股权而获得一亿资金;低价获得投入三个多亿建成的4000多平米新增建筑和装饰装修资产;将常州市最大最红火,拥有三千多户成熟经营户和年租金收益高达八千万元的市场收入囊中。
  这就是由常州天宁区政府主导的“政治工程”的成果。
  而所有的这一切,均发生在党的十八大之后。
  路桥市场——这个屹立在常州闹市区官保巷的“政治工程”,究竟是谁的“政治工程”,昭示的又是怎样的“政治”?发生在“官保巷”的这一切,“官”们保的又是什么?是谁?
  为此,恳请上级有关部门对天宁区政府和区长宋建伟涉嫌违法违纪问题进行查处 !恳请新闻单位对该事件进行舆论监督,依法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依法尽早帮助企业挽回重大经济损失!
  来源: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3067587&boardid=25

责任编辑:

最新新闻
·成熟市场被逼拱手相让浙商叶吕顺身患绝症身陷绝
·黑龙江省科技创新大会召开姚德坤等30人获首批“
·作物全程养护,农资商的致富之路!
·浙江龙泉金丽珍女士下跪鸣冤被拘引发民告官案,
·给母亲下套骗走弟弟房产 福建现最缺德大哥
·领盛完成整合Encore+欧洲开放式房地产基金 基金
·汇聚八方资源,助力脱贫攻坚-“全国精准扶贫项目
·俄罗斯联合发动机制造股份公司向中国介绍了俄罗
·俄罗斯联合发动机制造股份公司在中国展出了俄罗
·江苏邳州市政府不执行判决成“老赖”
·FCM因在中国提供卓越的差旅管理服务而备受认可
·「方块海」奇景现踪 秋冬马祖再添神秘
·平安好医生、联合医务、郑和医健宣布战略合作 打
·利物浦俱乐部继续承诺 开展中国足球青训教学项目
娱乐资讯
少儿频道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建站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